任小满_

都怪我玲珑心思执念太过以尘网自缚。

我很喜欢你

就像夏天盛着碎冰渣梅子汁的

那样喜欢

碰一碰杯子

都是细碎的欢喜

你是无意穿堂风
偏偏孤倨引山洪

良辰美景奈何天
赏心乐事谁家院

cr:王紫璇工作室
七夕快乐呀💕💕

爱可以相知相许相依为命
却听天由命
爱可以心有灵犀动魄惊心
却难以抵抗 流星的宿命

你借给我的命
还给天地还给你

那天阳光很好

你刚醒

我的小影

我的姑娘

生可同衾

    郭得友感觉自己浮浮沉沉,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眼前还是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是血的颜色。

    也是顾影身上那身红衣的颜色。


    他拼命朝着那个东西游去,他告别了所有人,他将他的小姑娘托付给了师弟和肖小姐,他像,大概这样,她能活得很好,想要什么他们都会给她的,再过上那么几年,她也能就能将他放在心底,再找个好人家,安安稳稳过日子。身后事,都安排好了。


    只是他有些后悔,为什么要对她说出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再也不想看见你。”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小姑娘。他怎么舍得她跟着自己一起冒险。

    如果能让你恨我,以后好好活,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他转身离开的时候,听见她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喊他二哥,郭老二,也在他故意逗她生气的时候喊他郭得友,带着娇羞,雀跃,兴奋,恼怒,却没有一次像这样,绝望。

    他通常直接叫她的名字,只有一次,喊了她小影。孩提时候的他其实很喜欢她这个名字,小影小影,从竹马青梅的时候开始,那个小姑娘就像他的小影子一样,一直跟在他的身后,脆生生地喊着他二哥。后来长大了,少年的心思细腻起来,故作成熟地叫着她的名字再也没叫过小影,其实是他害羞。

    再见了,我的小影。


    那瓶药虽不至于要命,但也会让她暂时失明。只要好好养两天,她就能重见光日,等到那个时候,一切也就尘埃落定了。

    她再怎么怪他也没事。如果他能回得来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买好登瀛楼的肘子,和着桂发祥的麻辣麻花再带上两斤果子去讨她高兴。

    其实她很好哄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回得去。
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她居然寻来了。

    一袭红衣似火。他曾嫌弃说她穿这身太难看,活像只火鸟,她笑着说他口是心非。是的,她穿着红衣,映着明眸皓齿和那么明艳的笑,他舍不得让更多的人看了去,那是他一个人的小影,只能留着给他一人看。

    二哥,河神镇河妖,怎么能少了我神婆做法。


    后来,再后来,他记得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在她手抚上他的脸庞时,在她的唇上深情一吻,那是年少时候幻想过无数次的画面,只是没有想到是在如今这样的生别之下。然后,用力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漫天血色中,他回头看了一眼他的小姑娘,真好看。


    下辈子再见了,我的小影。


    “二哥,二哥?”

    好像有人在叫自己。


    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生未同衾死同穴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他想。


    生能同衾死亦同穴。


    “小影。”